迷宫与密室:探秘南石店吕祖坛

摘要: 太阳底下,我在井台上蹲了一会儿,遥想70年前的情形,不知道当时李先念是否也曾蹲在这个井台上和老道士聊天。

11-17 00:27 首页 小胖读晋城

4157字

小胖读晋城

用轻松的语气,解读晋城人文历史



传说,民国时期金村镇水北村有一位老道,他潜心向善,某一日在梦中受了吕洞宾的点化。老道突然顿悟,立誓要在泽州城内外修造8座吕祖坛,度化更多的人修道。


从1930年代到40年代,老道四处奔走,募集了许多款项,渐渐在水北、观巷、南石店修起了三座。当南石店吕祖坛主楼快要完工时,风云突变,日本人打上了太行山。


老道徒呼一声“奈何”,工程只得草草收场。从此,中国大地风起云涌,老道至死都未能完成自己的心愿。


注:维修后的吕祖坛




当我走进南石店吕祖坛时,时间已经过去了70多年。夕阳下,我抬头仰望这座道观,它散发出迷人的光芒。


这是一座独特的宗教建筑。主体为三层高大的砖木楼阁,两侧紧挨的厢房只有两层,再往外突然又耸立起两座挺拔的三层砖楼,一起一伏间,形成一个大大的“山”字。

注:吕祖坛正立面


最有意思的是,主楼顶部还有一个类似宝塔的六角形“帽子”,似乎这建筑原先便是一座四层的宝塔,后来下面三层享受了香火,一下子“胖”得变了形。


南石店吕祖坛既使用了传统的梁柱斗拱结构,又融入了民国时期引入的欧式风格,是一座中西合璧的建筑。

注:吕祖坛主楼


我走近主楼,打眼一看,便被迎面独特的门窗构造吸引住。


吕祖坛正门为“八卦形”,门洞后是四扇狭长的板门。八卦上乾下坤,仿佛走进去一脚便踏入了另一方天地。紧挨在“乾”卦上方,是一面砖雕的匾额,草书写成“道教同尊”四个字。


传说,1947年李先念驻兵南石店,曾经拜访过吕祖坛的老道。老道指着道教同尊”匾额说:“儒门释户道想通,三教从来一祖风。这是我们的祖训。”李先念哈哈大笑,赠给老道4枚银元,用来改善他们的生活。


注:“道教同尊”匾额


八卦门两侧是四扇六角形、扇形的窗户,窗上侧也有匾额,分别是:“清风”、“明月”、“乾坤”。“乾坤”匾额做成叶子形,看起来非常有意思,可惜对仗的另一面损坏了,辨认不出字迹。


吕祖坛二层、三层都是隔扇门,显得特别通透。两侧挺拔的角楼,立面用青砖装饰出民国风格的图案,又与主楼的窗洞形成一定的呼应,看起来既别致又和谐。


注:一层主室内

正中牌位是“西天古佛”,左侧“养性”,右侧“修真”。牌位两侧小门内是密室。顶部为石刻八卦


我走进吕祖坛时,太阳已经半落山头,天色有些昏暗。


从八卦门走进去,仿佛一下子便走进了《神雕侠侣》中的古墓,那曾是王重阳修道的地方。王重阳创建了全真教,据说吕祖坛信仰的便是全真,而吕洞宾则是全真供奉的祖师爷。


注:主室顶部八卦


八卦门后是一个狭长的拱券式砖室,正面墙上有一方石刻牌位,写的是“西天古佛,顶部悬挂着石雕八卦。这八卦看起来很像是《射雕英雄传》里黄药师玩的那个,太极阴阳两鱼,竟然真做成了两条鱼形,看起来很有趣。


砖室两侧分别开有小门,门上扇形匾额,写着“修真”、“养性”。走进去一看竟是一个更狭长的砖室,内侧又分别开有小门,题写着“自在”、“仙境”


注:一层侧室


我转了一圈,回到主室,细细一想,一层原来是五间联通的窑洞形砖室,与外面的门窗互相对应。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建筑,觉得非常新鲜,心想:“这么狭窄的房间,又能做些什么呢?难道是道士用来打坐的吗?”


一楼主室内侧靠近牌位的地方,左右又开有一个更小的门洞,钻进去一看,黑乎乎得竟有些吓人。原来竟是密室,没有窗户,好像古墓中存放棺木的地方。


找了一下才在“修真”室内找到楼梯,于是缓步登上吕祖坛二楼。


注:二层露台廊道


走出楼梯,眼前豁然开朗,是一间宽敞的大房间。房间迎面是通透的隔扇门,外面还连露台。站在露台上眺望,南石店掩映在夕阳的余晖下,仿佛披了一层金光。


返回房间,一眼便发现地面上镶嵌的大字。那字很大,有一尺见方,分别是生”、“劳”、“病”、“死”、“苦”五个字。


注:二层“生劳病死苦”排列方位


佛教认为人生有八苦,前四个便是“生老病死”。地上的五个字,说的便是这经意。不过,吕祖坛将“老”字改成了“劳”,或许在老道看来,劳劳碌碌要远比肉体老去更令人辛苦。


“生”、“劳”、“病”、“死”、“苦”并不在一个房间,需要走进两边侧间才能看到死”“苦”“死”字紧挨着楼梯,似乎超越了生死才能走入更高一层的世界。


注:吕祖坛错综复杂的通道


吕祖坛二层横向共有七个房间,一直通往最外侧的民国风格角楼里。房间内通道四通八达,也不知又会通往何处。我转了一圈,顿时为这建筑的结构所惊叹,实在有些弄不清其中的玄妙。



房间门上也有匾额,是方形的:中间有一个凹下去的圆,涂成红色;圆中心又凸起一个小圆,涂成黄色;上侧左右写着两个字。


注:二层门头石扁


我仔细看了一下,总共有六块,分别是“巨门”、“存禄”、“文曲”、“廉贞”、“武曲”、“破军”。主室一侧是“文曲”,另一侧却不是对仗的“武曲”,而是“廉贞”,看起来让人不明所以。


我站在匾额下,凝视着那一凹一凸的圆,将这匾额题字依次排列开,查了一下资料,才恍然有些明白:原来吕祖坛二楼的七个房间竟然是按北斗七星来命名的!

注:一、二层门头匾额布局


在传统文化中,北斗七星每颗都有着独特的名字,分别是: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。道教将它们看成七座宫殿,认为住着七位神君,分别是:贪狼、巨门、禄存、文曲、廉贞、武曲、破军


注:北斗七星名称


显然,匾额中的圆,代表的是星辰。匾额上的题字,便是后面房间的名字。中间最大的房间,没有命名,应该就是缺少的“贪狼”。只是“禄存”两字不知为什么会将写反,变成了存禄


带着疑问,我缓步踏着“字,走上吕祖坛三楼。


注:三楼地面“良心”


三楼又是另一番情景,横向只有三个房间,但两面都有门窗,显得更加通透。


走出楼梯,一眼就看见地面上的“良心”二字。“良心”后面刻着“闫氏祖茔”四个字,两侧还分别列有题款:万历癸未春正月吉日”、“嫡孙国子□□业立”


显然这是用一块明代的墓碑改刻的。


注:吕祖坛地面碑刻文字,红色为墓碑原文


吕祖坛地上的大字、匾额,用的石材都来源于墓碑,而且非常杂,有明朝万历的、有清朝康熙、乾隆的,也不知这些墓碑都来源于哪些地方。


良心”两个字很大,却无法掩盖住墓碑原先的题刻。刨人祖坟,将人家的墓碑用来铺地,还刻上“良心”两个字,真不知这人要修炼怎样的厚黑学!


三楼地面和二楼方位对应的地方,依然是五块石刻,分别是:“仁”、“义”、“礼”、“智”、“信”。这五个字在儒家中,被称为“五常”,是做人的根本。

注:三楼地面文字分布

“悬空门”外为玄帝庙屋顶


传说,吕祖坛一楼的地面也曾有五方石刻,分别是“金”、“木”、“水”、“火”、“土”

这在道家中被称为“五行”。


南石店吕祖坛一层崇“道”,二层崇“佛”,三层崇“儒”,一楼之间同尊三教。在南石店老百姓的叫法中,这坛又叫做“三教堂”。


注:门外的世界需要用智慧顿悟


据说坛内原先供奉着吕洞宾、佛祖、孔子的圣象,可惜早被破坏了,已经很难弄清原先是怎样的宗教崇拜布置。


细思老道士和李先念的对话,“道教同尊”实在令人值得寻味。或许在老道看来,三教合一,具有相通之处,但我道门也是你儒家、佛家要同尊的吧!


我站在吕祖坛三楼露台上,看着夕阳一点点沉到村子下面去了,光线变得越来越暗,只得转身离开吕祖坛。

注:三楼一侧为虚门

门外是玄帝庙屋顶


大约隔了三日,下了一点雨,天气不太炎热,我便乘着中午光线好,再探吕祖坛。


吕祖坛后是玄帝庙,始建于明嘉靖27年,是一座纯粹的古典式寺庙。玄帝庙建在山坡上,比吕祖坛要整体高出一层,但两者之间又互相沟通。从玄帝庙倒座转进去,三转两转便进入了吕祖坛二楼。


我拿着相机,仔仔细细转了一遍,越发惊叹于它复杂的结构。

注:吕祖坛内部局部通道示意图

黄箭头-横向通道;红箭头-纵向通道;黑色拱门同后面玄帝庙


吕祖坛横向纵向通道非常多,四通八达。从主楼可以进入厢房,也可以进入角楼,后面还通向玄帝庙。尤其是二楼,上下左右互通,更令人不可琢磨。


有的时候走进向下的楼梯,却又无法通往下一层的主房间,而是到了一处隐秘的所在。吕祖坛迷宫般的结构中,隐藏着几处密室。


注:密室通道


二层“文曲”室设有一部楼梯,一上一下,向上的侧向通往三楼主室,向下的通道黑黝黝的,便显得有些神秘。


我将手机上的手电筒打亮,小心地扶着楼梯往下走,转入下层的通道。通道不高,一层层分隔成三四个小间,我猜想可能是来到了一楼五个房间的后面。走到通道尽头,突然现出一间较大的密室。密室为窑洞形,墙上镶嵌着一方石刻牌位,题写的是:“天地三界十方万灵真宰”。


注:密室内部


据说,明代时曾有过一个秘密的宗教,名叫“罗教”,供奉的是“无生老母”。到了清代以后,罗教信众越来越多,也做些白莲教的勾当,受到镇压转入了地下,秘密用天地三界十方万灵真宰”来代替“无生老母”继续供奉。


天地三界十方万灵真宰”名号听起来挺唬人,说白了过年节时天地爷的牌位上有时也会写这样的名号。


中国民间信仰非常复杂,也很难说清楚原先是怎样一回事。至于我,就更不明白,这里为什么会供这样一个石牌位了。


注:吕祖坛屋顶小塔


从密室转出来,又接连到了几处秘密的所在。吕祖坛刚刚整修过,有些地方堵着过不去,就这我都走得有些晕头转向。


三楼右手房间架着一步工人临时使用的楼梯,我小心地踩着爬上去看。楼梯尽头是一个小阁楼,阁楼旁边有门洞,可以看到吕祖坛房顶的梁架。


注:小塔内部


我抓着梁架,探头小心看了两眼,能清楚地看到楼顶“小塔”的内部。那里面六面玲珑,是六个小窗户,顶上正中镶嵌着一方六边形木制星图。


星图上星星点点,是许多小圆洞,用来表示星辰。正中画出银河,左右刻着太阳、月亮,太阳发出火焰状光芒,月亮发出纤细的丝线状光,看着非常有趣。太阳旁边还有一个“小太阳”,也弄不清是“金星”还是“火星”。星图外围用同心圆框出,刻着二十八宿。


注:吕祖坛屋顶木制星图


我拍了照,后来仔细数过上面的星星,大约240颗。这星图很特别,和传统墓室中的星图都不太一样,星星间有的勾出了线连接,更多的没有,具体的名目难以辨认。


传说,这面星图的小洞中曾经镶满了琉璃,光线从小塔的窗户中射进来,会发出耀眼的光芒。站在吕祖坛三楼正中,可以一眼览尽,日月星空高悬头顶,为一时神迹。


注:换个角度再看

突然发现角楼顶部竟然没能到达


南石店吕祖坛是一座有着独特结构与风格的建筑。关于它的建造,说法很多。有人认为它始建于明朝,到了民国时重建;也有人说,主体建筑修建于明朝,只有两边的角楼是民国时建造的。因为缺少文字印证,一时竟然难下结论。


不过细看这建筑四通八达的通道,浑然一体,我更相信它完全建造于民国时期。


注:井台上石碑


传说,1947年李先念在南石店整军时,部队曾在吕祖坛前的广场上召开“军民生产自救”动员会。为了解决吃水问题,战士们便在广场上挖了一眼井,百姓称之为“先念井”。


我从玄帝庙离开,来到吕祖坛前的小广场,那里有一口井,心想这应该就是“先念井”吧。


井台为方形,两侧用两块条石卡住井口,其中一块原先是墓碑。细辨上面的文字,中榜写着“皇清处士如章郜公□室……”,这是一个清朝一个名叫郜如章的人的墓碑。

注:画家连达笔下的吕祖坛


井台迎面是吕祖坛八卦门,“道教同尊”扁额看着非常清楚。太阳底下,我在井台上蹲了一会儿,遥想70年前的情形,不知道当时李先念是否也曾蹲在这个井台上和老道士聊天。


时光远去,斯人已矣,唯有这井台和楼阁还立在那儿,默默地不说话……


晋城老城:1917,从东关到三里桥、七岭店点击图片跳转


首页 - 小胖读晋城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