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洲电子十年打烂一副好牌:机顶盒陷困局 转型失败

摘要: 【PCB信息网】讯 近日,深圳同洲电子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同洲电子”)原董事长袁明在机场遭讨债的视频传出

09-06 01:24 首页 PCB资讯

【PCB信息网】讯 近日,深圳同洲电子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同洲电子”)原董事长袁明在机场遭讨债的视频传出后,也让昔日机顶盒巨头、被称为“数字电视第一股”的同洲电子再次成为舆论的焦点。


在业务发展上,同洲电子曾在机顶盒市场有过短暂辉煌,但不合时机的转型又将其推入不复之地,将一副好牌彻底打烂。值得注意的是,2008-2016年同洲电子的净利润是-7.9亿元,而袁明个人在此期间却套现24亿元。




盒子困局


同洲电子曾是一家明星企业。在有线电视繁荣的时代,依靠机顶盒业务迅速起家,并成为我国专业性从事数字视讯产业的第一家上市公司。


过去,同洲电子多次中标广电系统的工程,依靠电视机顶盒业务迅速崛起,在2005年时已实现营收8.65亿元、利润超7600万元;2012年同洲电子营收更是超过21亿元,净利润增长近7倍。


然而,同洲电子的辉煌并没有持续太久,随着OTT和IPTV的崛起,有线机顶盒的市场需求越来越小。目前市场上主要有三种类型的机顶盒,分别为DVB、OTT和IPTV。DVB指数字视频广播,对应传统的广电系统广播网络,由各地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运行;OTT指基于开放互联网的视频服务,代表产品有小米盒子、乐视盒子等;此外,中国电信等电信运营商也早已涉足客厅端的战场,IPTV机顶盒进军市场至少已有十年。


“三种盒子中有线电视盒子占据市场份额最大;但目前电信运营商的IPTV盒子已经可以观看电视直播,且运营商还会把它和用户的固定电话、手机、宽带等业务捆绑起来一起销售,这对于用户来说会很方便,相比之下有线电视盒子几乎没有优势,近年来有萎缩趋势。”家电分析师梁振鹏说。IT评论人士贾敬华也表示,有线电视机顶盒一直不太受市场欢迎,毕竟有线电视运营商的业务过于单一。


2013年9月,同洲电子和兆驰股份发布公告称,将筹资100亿元,以满足单向DVB机顶盒用户升级为DVB+OTT用户的投资需求,促进同洲电子签约的10个省份尽快推广“四屏合一电视互联网户户通工程”,将用户传统单向DVB机顶盒升级为同洲DVB+OTT的机顶盒,提出了实现两年1亿用户的目标,照此计算,同洲电子每月在设备租金上的收入将达到8亿元,年租金收入将达到96亿元,所谓的百亿元投资也将在三年内收回成本。


易观国际智能电视分析师张颿当时表示,同洲电子是拥有终端优势的机顶盒制造商,以往的模式是它制作机顶盒卖给运营商,运营商再卖给用户,渠道优势比较优质。“他们更懂终端的东西,但在内容和运营上,可能还需要2-3年的时间去调整。投入太大,其实并不一定是好事。”


同洲电子当时认为,该产品可以实现在电视直播和互联网点播视频中的自由切换,推动广电网、互联网的融合,给广电运营商带来新一轮发展机会。


但同洲电子的升级战略并没有取得太大功效,反而丧失了行业巨头的地位。2014年,同洲电子机顶盒销售额为596.4万台,同比下降26.09%;主营业务收入为15.68亿元,同比减少16.65%。与之形成对比的是,创维数字2014年主营业务收入为34.88亿元,在广电网络的市场占有率连续七年居行业第一。


关于同洲电子机顶盒业务的发展情况,北京商报记者拨打同洲电子董秘的联系电话进行了解,但电话一直没有接通。


手机败局


据同洲电子高管称,早在2006年,同洲电子内部就在唱衰机顶盒,2008年以后,数字电视机顶盒的年需求量约8000万-10000万台。再加上上述的百亿元投资项目,半年过去后,该计划仅在当年11月曾传出过有辽宁地方运营商愿意参与试运行,之后再无声息,而合作方兆驰股份已将主要投资方向转向LED项目甚至直接生产销售智能云电视。同洲电子终于决定彻底转型。


为了跳出狭窄的机顶盒产业,同洲电子数次提出多个转型概念,其中涉足手机也不下三次,但都不了了之。2013年上半年,同洲电子提出以首创的“摸摸看”多屏互动技术为基础,推出一系列智能终端,其中包括飞Phone手机、飞看盒子等。


2014年1月9日,袁明突然宣布,将会在2月推出全球首款960安全操作系统4G手机,到2月,市场消息再传其960安全手机跳票,但同洲电子豪掷3000万元赞助费成为2014中超赛季官方供应商,以推广其品牌手机等产品。3月25日,同洲电子在北京发布筹划数月的960免疫手机。


袁明当时对外表示,未来同洲电子将有两个中心,一是以电视为中心的“1+1电视互联网”,一是以手机为中心,而且手机中心的权重会大一点儿。


另外,袁明对外透露,同洲电子将更名为同洲互联科技,因为原名已经不能确切体现该公司进军电视互联网的战略布局。


但事实证明,同洲电子的所有转型布局均以失败告终。数据显示,立志“第一年5000万”用户的飞看盒子一年之后仅实现了目标的4%;承载同洲电子梦想的飞TV共计售出1088台;至于肩负同洲电子“以手机为中心”转型路线的960手机,在市场上也只是因为炒作掀起了一朵浪花而已。至于更名事宜,同洲电子在投资者关系互动平台上回复称,“更名涉及的环节较多,比如工商、合同、贷款,很多合同都要签补充协议,是工作量很大的工程”。


融合网CEO吴纯勇认为,同洲电子飞看盒子的商业逻辑没问题,一旦成型的话或许能改变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被设备商绑架的传统,“关键还能争取到地方广电站队支持,不过从过去几年来看,收效甚微”。在他看来,论做手机,无论是进入的时机、资金、渠道、产业链、人才等各方面都不是同洲电子的强项。进到手机领域,同洲电子是自寻死路。


数据显示,同洲电子2013年、2014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下降7%、18%,2013年净利润虽然同比下降74.64%,但尚能盈利3415.65万元,2014年则亏损4.2亿元。2015年上半年,在大幅裁员的情况下,虽然同洲电子营业收入下滑幅度扩大到20.58%,但实现净利润1147万元,勉强扭亏为盈,2016年再次亏损4.9亿元。


袁明迷局


作为同洲电子的创始人和原董事长,袁明为了给公司“输送血液”,曾多次质押股份。资料显示,截至2016年1月,袁明已用于质押融资的股份约为1.22亿股,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比例为96.53%。


据了解,袁明在深圳起家,2006年同洲电子上市,袁明身家达到13亿元,进入当年的中国富豪榜。但转型的失败,也让袁明萌生了退意。2016年6月,袁明辞去了公司董事长及其他所有职务。袁明个人的减持动作也暗示其退出意向。深交所交易系统显示,2013年袁明个人持股21886万股,占比32%,经过几番减持,2015年底持股下降到18%。即使同洲电子业务不佳,袁明失去控制权,他也获得24亿元的减持收入。


继袁明宣布辞职后,同洲电子总经理兼财务总监颜小北于9月8日宣布辞职。同年7月,潘玲曼辞去董事会独立董事等多个职务。据不完全统计,同洲电子自2006年上市至2015年有超过20位高管离职,其中多数为创业元老。


袁明最近一次成为舆论焦点源于一段视频。 8月19日,他在深圳机场被“债主”推搡的视频在互联网上广为传播,“债主”们包围着体形干瘦的袁明,高喊“你骗了我几百万”,袁明没有反抗,任人拉扯拖行,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小男孩。 离开机场后,因为“讨债者”的原因,袁明的大部分时间在深圳市西丽街道办调解中心度过——这其中包括两个晚上,另两个晚上在酒店休息。


对于这场纠纷,袁明称主体为同洲电子,纠纷起始于同洲电子的龙岗物业租赁项目。“最早(龙岗物业项目)是通过招投标的方式租,后来很多地方有‘工改工’(即旧工业区拆除重建升级改造为新型产业园)改造,公司也找了合作伙伴,却因合同产生了纠纷。”


来源:北京商报



首页 - PCB资讯 的更多文章: